甦醒後便坐在光裡

惺忪迷濛、無法脫逃

回到現實的煎熬

可我知道

只有自己

才是禁錮自己的監牢

 

晦澀、無止盡的

搖曳在醒與夢的邊界

被心緒輕輕一扯

便是極光與永夜

 

若有似無、稀薄

美、光亮、路西法

而影必緊隨三昧脈動

蔓生成一株株蔓陀蘿

每花開一朵

就關著一個我

待下次的惺忪

刻畫憶的印咒

文章標籤

新詩 托里 即墨

全站熱搜

托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