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心死》

雪飄落的那一刻開始
花就不曾再開了
新的花苞也好、舊的也是
聞風不動彷彿春天不再來過
只留下不再疼痛的我
會悲傷嗎其實我也已經混淆
抄一手哀傷的詩然後
去窗邊唱首離騷或洛神賦
死在一片我才沒有滴下的眼淚中

一個人太難過的時候啊
就不會再容易感到痛了
另外,似乎也不太會懼怕
但有關新詩什麼的就到這裡停更了
停"耕"了

有緣會見到的。
你好我是托里
謝謝你們的來訪
再來我應該只會寫玩具的開箱文了
如果有空的話。

托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