脆碎暮秋的楓紅

捎來霜白的凜冬

滿城風雪

在眼中飛成三月的的梧桐

卻落成身上寸寸的蝕痛

將影子軟弱

在殘花中蜷縮

終究那歸於塵土一抔

將秋蟬葬成風

什麼心上秋

怎麼上心頭

管他花一朵

又要如何愁

細雪紛紛落

埋葬所有殘破

所有

文章標籤

新詩 托里

全站熱搜

托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