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色的夢蝶在書頁中輕撩

捲起迷濛的紅塵 幽藹

或輕點 或風揚

都揪成渾身的心癢

在每一瞬涓滴

攢積至潰堤

 

又或是三月柳絮

任憑漫成輕煙

醉在百花深處

倏地在瑯嬛幽境驚醒

僅留下沾染滿身的鱗彩

不見春風 不見你

文章標籤

新詩 托里

全站熱搜

托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