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向來了個長者,在只容得下一至兩人的擁狹裡,

我下意識閃身讓路。

 

「......」長者徐徐走過,頭也不回的。

 

幾步,交疊年莫荳蔻的嚷嚷,

比肩、開懷、無所忌憚。

聊得開心,差三步,

笑得猖狂,兩步...

似乎一點都不想分開半步...咻

「總是你在忍讓,誰要忍讓你?」

沒有關係的,一下就過去了,小事。

用力踢開小石子,叩嘍叩嘍,小石子滾得老遠。

「下次一定要直接走過去!」

你嘴裡泛著嘀咕,有如那顆石頭,在不遠處,已碎個四散。

 

後記

這是難得寫了沒有被我精簡成詩的一篇

可能因為有滿滿的怨念?

之前就很想貼出來

只不過篇幅用鳥字來說真的太長

加上我原本自己的原子筆字體也因練鳥字遺失了一陣子

所以...

就一直想練回來我原本的字

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QQ

 

我真的很不喜歡在騎樓或人行道並排走又不懂得稍微讓一下的人

還有明明禮讓了老人,跟在後面慢慢走

找到機會從不會失禮的位置繞過去

結果老人家開始加速了 (這是什麼現象O口O?)

只是我每一次每一次

都會下意識的側身讓並排的人先過

為什麼不是並排走的人自己想到這裡不夠大

先分開一下呢?

這篇不完全是抱怨文

也絕對不是討拍

只是有點哀怨而已

因為自己下定決心要穿過他們的想法

就像那顆被踢遠的小石子

早在飛到很遠地方的途中

就跟碎掉的沙塵一樣

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

 

好啦~我還是會讓啦 OωQ

只希望在差肩而過的人們

都能互相在尊重彼此一點

僅此而已~

因為禮讓也不是什麼理所當然的事情

是因為互相尊重而存在的事情!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托里 (小狐)

托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