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又會發作?我常常問自己,但是我也不知道原因,有時候也無從猜起。我總會跟自己的身體說,沒事的,一下下就會好了,忍一下,沒事的。可是,再來的每一下疼痛,都一片片撕碎我騙自己的謊言。原本上揚的嘴角、鼓勵自己的微笑,是斑駁的漆,被痛蝕而逝。

 

5年,從高中開始,我試著不去用藥物來面對它到現在五年。期間我常常想為什麼是我!有不少的基因遺傳疾病為什麼是我。忍不住的會怨天尤人,但是絕對不會減輕任何病痛。

 

文章標籤

托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